当资本寒冬的冷风吹到张云天这里,以影视后期制作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也做出了转型的选择。

从 2019 年开始,智盛联合创始人张云天感受到了资本在影视行业的退却,尤其是中腰部的公司难以吸引资本的兴趣。

寒冬中转型

位于金字塔顶端的资本收紧了投资,网络电影的格局也进行悄然的洗牌,智盛联合从之前的影视后期制作转型为互联网影视内容制作。

张云天从 2016 年开始接触互联网电影,在进入互联网电影圈子之前,张云天做了四年广告公司。他发现,互联网电影是离他的影视梦很近的一条路。当年初入电影圈子的张云天面临没有制作团队的问题,他从物料入手,为各主流网络电影公司做海报以及预告片,前后至少参与 200 多部影片的海报以及后期制作。当参与的数量足够多之后,张云天对于网络电影的选题有了自己的行业判断。

连续三年,几百部的网络电影物料和后期制作,让张云天的团队成为离网民观看网络电影最近的人,他称自己的团队为:“以技术为依托,以内容为驱动,是一家具有数字娱乐基因的互联网影视机构。”

张云天谈到:“如果说把院线电影定位为 LV,互联网电影是电影中的 Zara 与 HM,它是一个娱乐快消品。你要知道你的受众是谁以及受众人群的观看习惯。

随着互联网电影的发展,用户群体从最初以三四线城市占多数的情况下,慢慢增加了一部分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同时质量的制作水准也发生了变化,从 2015 年-2016 年 400 万以内的成本,到 2018 年之后,制作体量在 600 万以上,有的互联网电影制作成本已经达到了小院线电影的制作体量。

同时题材上也在发生改变,从曾经抓眼球的玄幻题材到现在更多的贴近政治要求的现实主义题材。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人群在生活压力大的情况下,除了院线电影以及游戏短视频,也需要一些解压式的娱乐消费。

打造厂牌,做互联网动画电影

做《花千谷·花魂之路》之前,张云天坦言并没有打算把制作成本全部收回来,他相信在做厂牌的过程中,电影质量是第一位的。一个优秀的电影制作厂牌,每年除了满足商业项的作品以外,要有所自己的表达和行业态度。

制作成本高、周期长、票房难保证,是国产动画在做之前都会面临的顾虑。 对于互联网动画电影来说,更没有太多公司敢于尝试。

《花千谷·花魂之路》是中国第一部由中国残障人士制作的动画电影,张云天希望与他们把这个项目做下来,同时也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用张云天的话说,这不是一部主流商业题材的电影,是一部有温度的正能量作品。张云天透漏,这部片在预计在 2020 年初上线。

提及目前智盛传媒的盈利方式,张云天谈到:” 不吃制作,用作品来赚取票房分账”。

“ 目前有很多制作公司,在制作费里面赚取利润,这是我看不惯的。不靠短期利益,把眼光放长远,把作品做扎实。未来的网络电影市场,一定可以实现单片付费观看模式。网络电影的本质就是电影,只是大家的发行渠道不同而已。

老百姓选择观看影片的出发点也是一样的——喜欢,好看。那就需要踏踏实实的做作品。通过一步步优秀作品做出自己的厂牌,让公司的价值最大化,这才是企业的发展之道。”

有几百部电影后期制作经验的张云天,在规避题材风险方面也有一套他自己的方法论:

首先是政策风险。 电影所选题材一定要满足现状国家政策要求。

第二来源于主创的可控性。对于主创需要进行评估,同时寻找合适的宣发伙伴可能会给电影如虎添翼。

同时,在片子的选材方面,张云天也非常慎重。在张云天看来:做技术出身的他,更能把握片子在设计过程中,后期制作中的实现度。他很清楚地知道后期中可以实现以及在拍摄过程中可操作的地方。

行业抄底,是最好的时候

“如果我是圈外的投资方,现在我觉得反而当前是布局最好的时机。” 张云天说。

很多人好奇张云天为什么会在今年的环境下购买 IP 用于网络电影开发。用张云天的话说:“这个时候买 IP 是最具性价比的,等到大环境表面繁荣之时,可能我花 10 倍的价格也买不来。”

谈及目前互联网电影的用户群体,张云天发现,曾经男性群体占主导,但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互联网用户在看。同时在年龄跨度上占据了 18 岁——55 岁的用户群体。

资本越来越理性的现在,让多数在这个行业浑水摸鱼的公司开始 “裸泳”,张云天在这波寒冬中及时转型。他始终相信,互联网电影的市场还需要被教育,真正专注内容的厂牌并不会受到寒冬的影响。